幼儿园监控直播 有掌声也有忧虑

    不管是在家还是在外出差,只要打开手机,连上网络,自家孩子在学校的生活就可以尽收眼底。近年来,市区实行“透明化”教学的早教中心和幼儿园越来越多,在摄像头的“监控”下,孩子和老师的一举一动都会被传送到家长的手机里。

    这样的“透明”教学方式深受家长欢迎,却让幼儿教师仿佛置身于“直播”节目中,不少老师直呼“压力山大”。

    家长们迷上看“直播”

    从把两岁大的孙女萧瑾彤送到早教中心后,家住盛世华庭的章艳芝痴迷上了看视频,炒菜时盯着看,吃饭时也看,就连午睡前也要捧着平板电脑看半个钟头。

    章艳芝看的视频不是戏曲,也不是连续剧,而是孙女萧瑾彤在早教中心的监控视频。萧瑾彤在敬亭路一家早教中心上学,早教中心实施透明教学,教室里装有多个摄像头,萧瑾彤上课、吃饭的全过程都会被直播给章艳芝。每天早上章艳芝把萧瑾彤送到早教中心后,回到家就会打开手机,开始观看孙女的直播视频。

    “今天中午彤彤吃得蛮好的,吃了满满一大碗饭,还喝了一碗汤……”“彤彤上课怎么坐在最后面,能听得见老师讲课吗?”章艳芝每天的心情跟着孙女的表现跌宕起伏。有一次彤彤和同班的小朋友为了争抢一个小玩具,闹了点小矛盾,章艳芝立刻打电话给老师:“你们怎么不看着孩子?彤彤有没有被欺负呀?”

    5月17日,在某服装店上班的强玉俊向记者展示了自家孩子在早教中心的直播视频,视频正在直播老师帮儿子天天换尿不湿的视频。记者看到,直播画面虽然不算高清,但老师和孩子的所有动作都可以清楚地看到。画面甚至还可以调整清晰度,还可以在手机上放大,更细致地观察孩子的一举一动。

    记者采访多位家长后了解到,家长们都对这种透明教学持支持态度,表示有了视频监控以后放心不少。还有些家长表示,以后送孩子进幼儿园必须要选可以视频直播的。

    “透明”教学让家长吃下定心丸

    记者了解到,近几年市区早教中心越来越多,早教中心都开展全透明教学,一些私立幼儿园也慢慢实行了透明教学。

    双塔路附近的玛尔比恩早教中心从办园之初,就打出了全透明教学的口号。园长任运说,透明教学是招生时宣传的重点,就是为了“让家长放心”。最近几年媒体上不断出现教师虐童事件,让家长们难以信任教学机构。既然有家长质疑,我们早教中心就把教学内容完全公开化。实施透明教学,家长一有时间就会观看直播视频,无形中也对教学工作起到了监督作用,在这样的监督下,幼儿教师也会在教学中对自己的一言一行更加注意。

    “以前很多家长会给老师私下送礼希望能多照顾自家孩子。现在,随时能看到老师们的一举一动,厚此薄彼的事情肯定不会发生,自然也就没人送礼了。”任运认为,透明化教学对于抑制幼教腐败也有很大作用。

    幼儿教师吴芳也表示,有了监控之后,和家长们沟通也顺利多了,家长们能全程看见孩子的举动,不会一有时间就发消息打电话到学校问孩子的情况。“在全透明教学中,家长的顾虑少了,对我们老师的信任度也提高了。”

    不少老师直呼“如履薄冰”

    幼儿生活全公开,家长们连连称赞,那么同样被公开的幼儿教师是什么看法呢?

    任运称,刚开始开展透明教学时,自己和其他老师感觉压力很大,但时间一长大家都已经习惯了摄像头的存在。而且,家长和园方之间如果出现了争议,监控视频就可以说明一切。任运也表示,开展透明教学后,也有老师反映说不适应,教学中放不开。不过现在大家都已经适应这样的教学方式了。

    事实上,不少老师表示,透明教学让自己仿佛置身于“直播”节目中,导致平时的工作十分不自在。

    “我们正在上课时,这位家长打电话问为什么自家孩子座位离老师是最远?那位家长又打来说孩子刚刚喝水是不是喝少了?”一位幼儿教师说,监控视频向家长公开后,因为大部分家长只站在自家孩子角度看所有问题,心态也放不正。

    “家长把孩子送到幼儿园是要交给老师教育管理的,如果家长可以全程监控,还指手画脚地监督,那老师们肯定不能敞开心扉地去教学。”另一位市第三幼儿园教师徐玲则认为,透明教学仿佛把教师放在了“直播”中,以前自己的工作只是单纯的照顾和教学,但装了摄像头后,就得要照顾家长的情绪,孩子能不能教育得好反倒成了次要。

    “我们幼儿园大厅、走廊、厨房和操场都有摄像头,但教室里面没有安装摄像头。不过也有很多家长喊我们老师用手机拍视频发给他们。”徐玲说,“透明”教学有利有弊,确实可以让家长感到放心,但让身处监控之中的老师“如履薄冰”,担心自己的言行会给家长带来不好的理解,而这种教育状态肯定不利于平时的教学工作。

    教育专家称“透明”教学有利有弊

    记者为此采访了市教体局基础教育科,一位姓陈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有相关文件规定,幼儿教育机构必须在重点部位安装摄像头,并与公安部门联网。“市区所有的幼儿园在校门、操场等重点部位都安装了摄像头,但是教室内是否安装摄像头,要看教育机构自己的管理方式和资金情况。”

    宣城职业技术学院心理老师朱浩说,幼儿园搞透明教学的初衷是为了让孩子家长能够放心,但这种教学方式也是一把双刃剑,在让家长放心的同时让教师压力很大。

    “家长毕竟不是专业的教育工作者,他们在对教师的教学进行‘遥控’的过程中也会加入不少‘私心’,这种‘私心’会给教师施加不小的压力,扰乱正常的教学秩序。”朱浩说,“透明化教学,一方面会促进老师提高教学水平,不过另一方面会让原本轻松的幼儿教学工作变成是为了取悦家长而做出的‘表演’,让教育成效打折扣。”

    采访中,朱浩认为,透明教学也有折中的办法。监控可以作为一种园方管理的工具,方便管理者对教师和幼儿进行更深入的了解。如果有家长想看,可以去学校查看监控录像,但是没必要对所有家长搞“直播”。(本网记者 徐晨/文 汪辉/图)

添加新评论

受限制的 HTML

  • 允许的HTML标签:<a href hreflang> <em> <strong> <cite> <blockquote cite> <code> <ul type> <ol start type> <li> <dl> <dt> <dd> <h2 id> <h3 id> <h4 id> <h5 id> <h6 id>
  • 自动断行和分段。
  • 网页和电子邮件地址自动转换为链接。